您好,欢迎来到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刑事热点 » 利用微信红包开设赌场案相关人员获刑

利用微信红包开设赌场案相关人员获刑

作者:上海刑事律师时间:2015-12-01浏览量:537

微信的“抢红包”功能相信大多数用户都不陌生,这不仅是用户表达心情的方式,也有效加强了微信群的互动。然而,微信红包中的随机金额分配也易被一些不法分子所利用,成为了一种赌博的工具。11月30日人民法院就对一起利用微信群组织网络赌博案进行开庭审理,并以开设赌场罪对4名被告人当庭作出判决。

“面膜群”开展赌博游戏

被告人单某在使用微信过程中发现,有些群里竟然能够从发红包中“盈利”。原来,她加入了一些红包群,这些群里某些人会发出一定数额的红包,然后其他人去抢,由“输家”把钱转给群内管理员,管理员抽掉其中5%至10%后继续发红包,不断循环下去。单某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好友何某、吴某后,他们觉得这是一种不错的生财之道,于是就让单某建立了一个红包群,使她由“玩家”变成了“庄家”。

今年8月3日,被告人单某、何某、吴某、蒋某等四人一起协商组建了这个名为“面膜288一盒4片”的微信群。对外打着售卖面膜的名义,实则一直在玩“红包接龙”。群内的单某等组织者在群内负责代发红包,即所谓“代包”,通过抽头实现营利。该群还制定了详细的群规:群内发一种固定金额288元的“普通红包”,必须由“代包手”发出,每个“普通红包”由群主等组织者抽头28元,实发260元,分成5份供玩家“抢红包”。系统随机生成金额,抢到红包金额倒数第二为“输家”。组织者会提醒输家支付给“代包手”288元作为下一轮的活动本金。同时,何某等还为该群设立奖励制度,即抢到“豹子”、“顺子”的还有“官方”额外奖励。

对于群成员,只接受在别的群玩过类似“游戏”的“熟客”,或者通过熟人邀请才能入群,以防人多嘴杂会引起警方注意。那些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将会被立即“踢”出群。

民警网上卧底抓赌

今年8月,侦查人员在网上发现网友发帖后,伪装成“赌客”加入该群。截至案发,“面膜288一盒4片”群成员最多时超50人,平均年龄为26岁左右,发红包数量共计500余个,涉案金额10万余元。侦查人员根据群成员在群里的表现,列出了17个活跃用户,进行逐个排查,最终确认了1位群主1位管理人员和4名“代包手”,其余为主要“玩家”。最终,公安机关将何某、吴某、单某、蒋某等4人依法予以刑事拘留。到案后,4人对于利用微信群组织赌博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法院审理认为,四被告人以营利为目的,组织多人采用向微信群内发放并抢夺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根据四被告人在本案中的作用以及事实、情节等情况,判决何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单某拘役六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吴某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蒋某拘役四个月缓刑四个月,罚金2000元。
#p#分页标题#e#

■法官说法■

如何界定“娱乐”和“赌博”

对于一些热衷于抢红包的用户来说,如何把握“娱乐”和“赌博”的界限呢?审理此案的朱法官说,亲友间互发红包、不涉及到营利的,不违法。但如果是以营利为目的的抢红包群,群主或者代包手存在抽成获利情况,就可能涉嫌赌博。

针对这种利用社交媒体进行赌博活动的行为,朱法官提醒广大用户要提高警惕,防止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他说,这种犯罪活动有很强的隐蔽性,如该案中被告人利用“面膜288一盒4片”等多种形式让人误认为是代购群而放松警惕,还通过熟人邀请,设置一定的入门门槛。同时,移动终端让参与方式简单。只要一部手机就能参与,操作简便、单笔投入金额不多,易于被常人接受。红包金额随机性的特点更能让参与者感到公平,也增加了抢红包的刺激性和娱乐性。从该案来看,不仅组织者是“80后”、“90后”,参与者也是年轻人居多。

朱法官说,利用微信红包的形式进行赌博容易让人掉以轻心。四名被告人被抓之前都不认为自己是犯罪,而众多的参与者也没想到自己是赌博。从犯罪构成来看,通过微信红包赌博与传统赌博的形式不同,但是其本质是相同的。

 

本文来自互联网,由上海刑事律师尤辰荣整理发布,上海刑事律师尤辰荣对刑事辩护案件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在十多年的执业生涯中,尤律师办理过大量的各类刑事案件,成功为很多被告人办理了取保候审,帮助他们减轻、从轻处罚、甚至保住了生命。如有刑事辩护需求请联系上海刑事律师尤辰荣。预约、咨询热线:133-7001-1000

 

本文由上海刑事律师尤辰荣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lingle64.com/hot/895.html,欢迎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上海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上海刑事律师移动端右侧浮动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