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移动版
上海刑事律师联系电话

被抓捕过程中驾车逃逸撞人致死何罪?

来源:上海刑事辩护律师作者:上海刑事律师时间:2015-07-27

【案情】
    2014年5月19日下午2时许,被告人沈某驾驶小型汽车非法营运,搭载卢某等人从某区准备前往成都。当车行驶至该区二级车站后门路口时,被交警设卡拦截检查。沈某为了逃避检查,驾车强行冲卡,并将交警金某抵行数米。沈某在金某让开后,逆行加速行驶约100米至二级车站旁的某小区门口旁让乘客下车。金某追上并趁沈某的车下客、副驾驶车门敞开之机,将其一只脚踏入车内,准备进入该车内时,被沈某发现后,仍加速驾车往主干道方向行驶。行驶约40米时,沈某连续与路边的两辆过往车辆发生擦挂。此时,金某趁车辆发生擦挂,车速稍微减速时坐入该车。沈某仍继续加速开车逃窜。当行驶约40米至二级车站旁某酒楼门前时,将过公路的行人佘某撞倒在地,经抢救无效死亡。沈某仍加速行驶约200米时,被民警逼停并抓获。

【分歧】
    本案中,被告人沈某被抓捕过程中,驾车逃逸并撞人致死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争议:
  观点一认为构成交通肇事罪。理由是客观上沈某是驾驶车辆过程中的过失行为导致的损害后果,其行为未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及公共安全,主观上无实施犯罪的故意,故应认定为交通肇事罪。
  观点二认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理由是客观上行为人驾车逃逸的行为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具体危险性,并导致致人死亡的后果,主观上沈某对危险驾驶行为的公共危险具有故意,故应以刑法第115条第1款规定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

【评析】
笔者赞同观点二。理由如下:
1.从主观方面看,对驾车逃逸行为的公共危险具有故意。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故意犯罪。但是,在危险行为造成实害结果的情况下,行为人是否需要对实害结果具有故意,则存在争议。这涉及刑法第114条与第115条第1款的关系问题。刑法第114条规定了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因此,属于危险犯;第115条第1款规定的是造成了他人重伤、死亡或者公私财产重大损失等实害后果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实害犯。即第115条第1款是在第114条规定的基础上,因发生了严重结果而加重法定刑。一般认为,责任主义要求在结果加重犯的场合,行为人对加重结果应具有认识可能性,即至少存在过失心理,否则不对加重结果承担刑事责任。
    本案中,尽管沈某对致人死亡的危害后果主观上不具有故意心理,但是应该认识到在人车流量较大的路段,高速驾车逆向行使的行为具有致人死伤的危险,并且对致人死亡的危害后果主观上存在预见可能性,故应该对死亡后果承担刑事责任。

本文由上海刑事律师尤辰荣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lingle64.com/case/baoli/115.html,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