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移动版
上海刑事律师联系电话
您现在的位置是:上海刑事律师 > 刑事热点

揭秘村官腐败--监督形同虚设征地拆迁随便揩油

来源:揭秘村官腐败作者:杨玉华时间:2015-06-16

王昌斌(安徽凤阳县殷涧镇某村委会原主任):我因贪污罪被判入狱。我从1992年开始当村干部,以前待遇低,一年拿两千多元,后来涨到四五千,直到近两年可以达到一万元。早期村干部没油水,没人愿意干。从农业税免除以后,越来越多人抢着干,甚至请客、送烟拉票。

为啥?因为国家的各种惠农补贴和项目资金越来越多。比如国家开始给种粮补贴后,我们村就用多余的地往上报,村里200多亩地,一亩补贴100多元钱,一共两万多元,这些钱被用作了招待费等。除了这些钱,还有上面拨到村里的特困户补贴、倒房户补贴、征地拆迁款等,这些资金的分配权都在村干部手里,多给点少给点,村民们也搞不清楚。另外,农民办事、盖个房子、办低保等都要村干部批条子。这些权力看起来不起眼,但农民要办的事多,各种好处费也就积少成多。

我以前总认为,给老百姓办事,收点好处费是理所当然的。当时有个国务院针对库区移民的后扶项目,补贴是每人600元一年,一共20年。我负责填表,往上申报。是不是符合政策基本上我说了算。于是,我帮了十几户不太符合政策的人办了这个项目补贴,收了他们给的好处费,最多的给了六七千元,最少的也给了1000元。这些人中,有的户口都已经迁走了,但我让他们成功享受到补贴。他们享受到好处,给我点回扣是正常的。

征地拆迁随便揩油

黄玉龙(安徽马鞍山市花山区霍里街道原红东村党支部书记):我在村委会干了30多年,2010年退休,2012年因贪污挪用村集体资金被判入狱,主要问题是利用村集体的60万元给村两委班子成员买了养老保险。当时政策规定我们53岁退休,但给我们的养老保障要到60岁才能开始享受,中间7年时间没有任何经济来源。

我想自己辛辛苦苦干了几十年,老了却没有保障,心里不平衡。加上我老婆是公务员,她有公务员的退休和养老保障,想到我退休后还要靠她养老,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于是,我们就趁“村改居”征地拆迁的机会,利用村集体的征拆资金补贴买了保险。

60万元买的是商业养老保险,一共是村两委6个人。我是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一肩挑,就拍板决定让村会计去办了。2003年,我们15个村民组就征拆了10个、近1100亩土地,当年仅征迁资金流入流出就达到1个亿。后来,剩下的村民组也陆续被征地,全部转为市民了。村集体也借机获得了一大笔征地补偿款,村改居后的土地收入也很多。如果村干部随随便便过道手、揩点油,都是不小的金额。

监督形同虚设

黄玉龙:许多村干部是书记、主任一肩挑,村里大小事务都由“一张嘴”“一支笔”说了算,村民大会形同虚设,民主监督苍白无力。尽管马鞍山的村级管理在全省比较先进,村账是三审制,即村主任审核、村民理财小组审查、村党支部书记审批,但最后也暴露出不少弊病。

本文由上海刑事律师尤辰荣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lingle64.com/hot/881.html,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