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移动版
上海刑事律师联系电话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判定

来源:上海刑事辩护律师作者:上海刑事律师时间:2015-04-13

【基本案情】
  2012年1月20日余某因雇请的从事汽车运输的驾驶员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死亡,被法院判决赔偿死者父亲谢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31万元。余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期间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余某在30日内赔偿谢某25万元,否则按一审原判决执行。后余某并未在20日内支付赔偿款,谢某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周某31万元。执行人员在执行过程中并未查到可供执行的财产,亦未找到余某,甚至连申请人谢某也联系不上。后谢某主动找到法院,告知保险公司那有死亡赔偿款20万元,但已经被事故车辆车主余某领走了。后执行人员经过多方调查发现此款已被余某转移。由于余某故意隐匿和转移财产抗拒执行,法院遂将此案移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本案焦点】
  刑法第313条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根据200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刑法》第313条的立法解释之规定,“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指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执行内容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人民法院为依法执行支付令、生效的调解书、仲裁裁决、公证债权文书等所作的裁定属于该条规定的裁定。此案与最高院公布的众多拒执罪指导案例极为相似,唯一不同之处就在于指导案例中生效文书为判决书。此案中一审结果是判决,二审是调解结案又约定不履行按一审判决执行。故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余某是否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观点分歧】
  一种观点认为,余某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因为本案中的执行依据即生效裁判文书的是二审的调解书,调解书不属于法院的裁定、判决书,故不认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另一种观点认为,余某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因为二审的调解书明确规定若周某不按期履行义务,则按照一审判决执行,所以本案执行的依据依然是一审的判决书,余某通过转移财产等方式故意逃避和抗拒执行,应当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分析】
  此案的诉讼程序与众多的上诉案件情况不同。此案中的二审调解书很特殊,它仅是在一审判项的基础上增加了一条协议,“若不履行该协议,则按一审判决执行”。多数情况下,二审审理结果为维持原判,则从二审判决做出之日一审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二审改判或调解改变了一审的判决确定的内容,则发生法律效力的是二审的判决或调解书。
   笔者更赞同第二种观点。其原因有三;首先,二审审理的结果系调解,不存在改判、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情况,且调解协议中的主体内容与一审判决是一致的,可见一审判决结果没有被否定。同时,二审调解书中还约定若不履行调解协议所确定的义务,就按一审判决执行,后来余某没有按调解书的规定履行义务,那么一审判决就发生法律效力了,当事人向法院申请执行的也是一审判决书确定的内容。

本文由上海刑事律师尤辰荣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lingle64.com/case/qita/442.html,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