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移动版
上海刑事律师联系电话

组织卖淫罪是否应划分主从犯?

来源:上海刑事辩护律师作者:上海刑事律师时间:2015-05-01

【案情】
    2014年以来,被告人某经人介绍后到李某开设的洗浴中心担任管理员。与张某共同负责该洗浴中心的日常管理工作,工作时间是晚上8点至次日早上8点。工作职责包括接待嫖娼男子、安排妇女卖淫、管理卖淫人员、消防安全等。2014年11月,民警在对该洗浴中心进行检查时,将该场所内正在卖淫嫖娼活动的8名女性和6名男性抓获。王某亦被当场抓获。

 

【分歧】
    本案中,王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争议。
    第一种意见认为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理由是王某并非共同犯罪中的组织者,而是帮助他人组织卖淫,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应认定为是协助组织卖淫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构成组织卖淫罪。理由是王某实施了组织卖淫罪的实行行为即组织行为,故构成组织卖淫罪。综合考虑王某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可以认定为从犯。

 

【评析】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一、协助组织卖淫罪之实行行为本质上是组织卖淫罪的帮助行为。协助组织卖淫罪,是指为组织卖淫的人招募、运送人员或者以其他方法协助组织他人卖淫的行为。协助组织卖淫罪实际上就是组织他人卖淫的共同犯罪中起帮助作用的行为。因此,应认定为是组织卖淫罪的共犯,亦即帮助犯,但是刑法为了避免处罚畸轻,而规定为独立的罪名。因此,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关系就是正犯或实行犯与帮助犯之间的关系。
   如何区别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实际上就涉及如何区分实行犯与帮助犯的问题。在大陆法系刑法中采用二元犯罪参与体系的国家中,将共同犯罪参与人严格区分为正犯和共犯。为了区分正犯和共犯,刑法理论上存在形式客观说和实质客观说的对立。形式客观说以构成要件为标准,认为实施基本构成要件的行为的是正犯,实施实行行为(符合构成要件的行为)以外的是共犯。实质客观说以行为对法益侵害结果的作用或重要程度为标准,认为正犯是具体犯罪事实的核心角色或关键人物,支配犯罪实施过程的人,而共犯是配角,虽然对犯罪事实存在影响,但却不是决定性地支配犯罪过程的人。从维护构成要件法定性、类型性、安定性的角度讲,笔者认为采用实行行为说是妥当的,即凡是实施刑法分则规定的具体犯罪的构成要件行为的人是实行犯或者正犯,反之,如果实施的是具体犯罪的构成要件行为以外行为的人,则是共犯,如帮助犯、教唆犯。
  组织卖淫罪中,实行行为是组织行为,即“控制他人卖淫”的行为。因此,只有在组织卖淫犯罪中,实施了具体的“控制他人卖淫”行为的人,才能被称为组织卖淫罪的实行犯或者正犯;相反,只是为“控制他人卖淫”提供物理性或心理性的帮助、协力行为的,只能被评价为协助组织卖淫。就协助组织卖淫罪中的“招募”、“运送”行为而言,本身并不能控制卖淫人员从事卖淫活动,归根结底还是为组织者控制他人卖淫提供帮助、协力作用,因此,只能认为是组织卖淫罪的帮助行为。

本文由上海刑事律师尤辰荣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lingle64.com/case/qita/429.html,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