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刑事案例 » 职务类型犯罪 » 上海刑事律师:诈骗还是受贿?行为本质帮认定

上海刑事律师:诈骗还是受贿?行为本质帮认定

作者:上海刑事律师时间:2020-10-29浏览量:178

【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孙某,原系某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经理,副处级干部。2006年至2013年期间,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26次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23.0789万元。其中,2010年下半年,孙某担任该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经理期间,保定市某有限公司股东蓝某多次找孙某,要求承接某高速所需钢绞线全部供应业务。孙某原计划安排其特定关系人黄某承接该业务,便以“让领导的朋友退出”为由,要蓝某给予“领导的朋友”“好处费”人民币100万元,蓝某表示同意。之后,孙某利用职权,决定蓝某以A钢缆有限公司、B钢缆有限公司和C钢缆有限公司名义承接了该高速7000余万元的钢绞线供应业务。
    2010年9月底,蓝某按约定准备将100万元人民币交由孙某转交给“领导的朋友”。孙某要黄某及黄某的弟弟在保定市区某处等候。蓝某与孙某同车前往与黄某约定的地点,孙某对蓝某谎称黄某的弟弟系领导的朋友。随后,孙某将蓝某所送的装有人民币100万元的黑色纸袋交给了黄某的弟弟,黄某的弟弟随即将财物转交给了黄某。
 
【分歧】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主要围绕孙某收受行贿人蓝某财物的行为是否属于索贿存在不同意见。
 
【评析】
上海刑事律师认为孙某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刑法中第三百八十五条将受贿罪的行为方式界定为“索取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因此,对索取的解释即构成了认定索贿行为的基础。一般认为只要行为人具有向他人要钱或其他财物的行为且不管该财物最终被谁实际占有。行为人均构成索贿。依据这一理论本案中的孙某虽然并未直接向行贿人索要财物,但其以要给“领导的朋友”好处费的名义主动要求行贿人交付财物给“第三人”的行为并未改变财物最终被其特定关系人占有的事实,其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式促使蓝某向第三人转移财物的行为实质上还是向其索取贿赂。
    第二,对索贿行为的认定不能超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这一构成要件的限定。虽然孙某犯罪事实也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但孙某实施上述行为时依然充分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且蓝某在交付财物后也在孙某的帮助下实现了承接相关业务的目的。因此虽孙某在收受财物时采取了欺骗的手段,但其对行为的目的即非法占有蓝某的财物有明确的认识;蓝某虽然误以为其所送财物系交给了所谓“领导的朋友”,但其能够清晰认识到送出财物目的是谋取不正当利益。#p#分页标题#e#
    第三,对孙某上述行为的从重处罚的幅度应当充分考虑其情节的严重程度。本案中孙某的行为只构成受贿罪,因而只能以受贿罪一种罪名定罪处罚。而对其从重处罚的幅度应依据孙某在本笔犯罪事实中的行为和后果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11年发布的《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即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并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量刑幅度内量刑。
 
【法院判决】
   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孙某的行为构成受贿罪,且具有索贿的法定从重情节,根据其犯罪数额和情节,于2014年7月16日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孙某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孙某不服,上诉至高级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于2015年8月13日裁定驳回其上诉,全案维持原判。
 
【小结】
    通过以上案例分析及法院的最终判决,我们可以认识到当行为人以诈骗的方式促使他人交付财物时,只要其行为符合利用职务上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且其主观上具有占有他人财务意图并且交付财物人对此有明确认识时应当认定其构成受贿罪。
 

本文由上海刑事律师尤辰荣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lingle64.com/case/zhiwu/1214.html,欢迎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上海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上海刑事律师移动端右侧浮动图标